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縱橫談 > 正文

縱橫談\2020年中東局勢岌岌可危

2020-01-03 04:25:18大公報 作者:周戎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2019年12月29日,美國發動了對敘利亞、伊拉克、索馬里三處的目標空襲,除了針對索馬里真主黨的空襲屬于反恐行動外,美軍當天對什葉派武裝組織“真主旅”位于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的多處設施發動空襲,以報復該組織對伊拉克境內美軍基地的多次攻擊。這同時也引發了伊拉克大批民眾沖擊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隨后五角大樓于2019年12月31日宣布,美國將立即向中東派遣約750名士兵。2020年尚未開始,中東亂局又呈現新的危機。特朗普原來設想的在中東全面戰略收縮似乎難以為繼,而擴大戰略投入似乎正在密鑼緊鼓。\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周戎

回顧2019年,伊朗與美國之間針鋒相對,戰爭多次幾近一觸即發,又戲劇般地峰回路轉。美國支持的“不沉的航空母艦”以色列與伊朗之間多次激烈對抗,又似乎有驚無險。毫無疑問,2020年美國、以色列與伊朗之間的緊張氣氛和對立情緒將會持續升溫,美伊、以伊之間低烈度甚至中烈度沖突的突然爆發將成為中東地區難以預測的最大危險。2020年,美國肯定會默許以色列繼續發動對伊朗在中東目標的有限打擊,伊朗則會繼續通過黎巴嫩真主黨、巴勒斯坦哈馬斯和敘利亞什葉派民兵組織對以色列的政治、軍事目標發動報復性攻擊,雙方都在考驗對方的承受力,也在盤算發生大規模沖突的代價,但誰也無法預估他們在今年是否會出現大規模軍事沖突。特朗普2019年12月31日對伊朗咆哮道:“他們將付出巨大代價!”這意味著美國與伊朗之間更大的軍事對峙和美國對伊朗更嚴厲的制裁已經拉開序幕。盡管如此,美國與伊朗之間仍避免直接對抗,尋求可能的接觸。

美國與土耳其的關系將是中東政治的又一熱點。美國決策層對桀驁不馴的埃爾多安總統幾乎是無可奈何,土耳其雖是美國在北約最強大的盟國之一,但因與美國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促其全面“親俄”。埃爾多安將堅持用S-400來構建自己的防御體系;土耳其將繼續引發“禍水西流”,甚至會為歐洲制造新的難民危機。在敘利亞北部,埃爾多安絕不會允許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庫爾德武裝有任何喘息機會。美國將在敘庫武裝和土耳其之間繼續左右為難,不得要領。未來敘利亞北部地區的局勢仍將錯綜復雜,美國、俄羅斯、土耳其、伊朗和敘利亞之間的利益犬牙交錯,牽一發動全身,有可能維持短時間的不戰不和,亦有可能成為新的沖突裂變點。

2020年,整個中東與北非地區的亂局不斷。黎巴嫩因為食品漲價而引發大規模騷亂;也門因戰亂而與外界聯系遭封,和平進程遙遙無期;阿爾及利亞新政權立足未穩;利比亞戰事因土耳其軍事干預將再起波瀾,很可能引發希臘、埃及、塞浦路斯為一方、利比亞的黎波里政府和土耳其為另一方的嚴重軍事對立,東地中海危機加深;約旦因海灣國家減少援助而生民變;脆弱的伊拉克政府因夾在美國與伊朗之間而越來越難以為繼,不斷的騷亂很可能導致伊拉克民眾要求美軍全面撤離。若中東國家各國的內亂外溢,很可能形成新的“阿拉伯之春”式的大混亂。若如此,極端組織會乘機死灰復燃,“基地”組織也期盼卷土重來;類似索馬里青年黨這樣的地區性恐怖組織或極端組織、“基地”組織分支的恐怖勢力會繼續擴張外溢,中東將陷入更大的混亂。盡管因中美貿易談判和中東亂局而使得油價回漲,但中東亂局的繼續惡化有可能導致波斯灣油輪航路被堵塞,世界原油供應鏈遭遇更大的沖擊。

2020年是美國的大選年。迄今為止,沒有一次美國大選像2020年這次會對中東戰略格局和政治生態產生如此重大的影響。以色列、沙特、阿聯酋都期待美國繼續堅持在中東的強硬政策,沙特特別希望特朗普連任,因為不論是美國民主黨還是美國輿論界對沙特的印象都不是正面的,只有特朗普對沙特王室情有獨鐘。內塔尼亞胡則更是希望特朗普連任,在內氏看來,特朗普是美國建國以來最親以色列的總統,而民主黨前總統奧巴馬是最反對以色列的總統。不論是所謂“世紀方案”還是默認以色列戈蘭高地和宣布約旦河西岸猶太人定居點合法化,特朗普對以色列都是一路縱容、姑息,促使其毫無顧忌地實現永久兼并西岸的計劃。反之,伊朗則希望看到美國民主黨上臺,因為正是在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時代,才簽署的伊核協議。而美國歷史上最長的戰爭、持續了19年的阿富汗戰爭能否結束也取決于下一屆美國總統,美國與阿富汗塔利班之間一直是打打談談、陷入僵局,而不論是特朗普還是阿富汗塔利班都期待能在大選前達成美軍撤軍協議。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最后一個月,伊朗、土耳其、卡塔爾三國首腦到訪馬來西亞舉行四國吉隆坡峰會,這是伊斯蘭世界首次沒有沙特、阿聯酋、埃及參加的峰會,這也預示著伊斯蘭世界會出現更大的分裂與分化。

總之,中東亂局不僅將持續下去,而且孕育著戰爭風險,火藥桶不斷增多。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cf游戏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