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中國 > 正文

“大鱷”“內鬼”集中落馬 中國金融反腐進入關鍵期

2019-12-31 13:39:11中國新聞網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資料圖:證監會原主席劉士余。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

“大鱷”“內鬼”集中落馬,中國金融反腐進入關鍵期

中新社北京12月31日電 (記者 張蔚然)2019年度十大反腐熱詞近日公布,“金融領域反腐”位列其中。從總部到地方,從國內到海外,從銀行到證券,金融領域“大鱷”“內鬼”的集中落馬,成為2019年中共反腐的顯著特點。

“金融反腐已進入關鍵期。作為精準反腐的重點領域,其有助于以點代面推動整個反腐敗進程,更能成為推進金融體制改革進而全面深化改革的助力,有很深的政治意味。”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說。

重拳反腐:清理亂象和問題

記者梳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信息發現,金融系統今年以來共有3名中管干部、逾35名中央一級及省管干部被查,既有證監會原主席劉士余、國開行原董事長胡懷邦這樣的中管干部,也有工商銀行上海分行原行長顧國明、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原總經理李楊勇這樣的中管金融企業黨員領導干部。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重要監管機構有多人在關鍵崗位被查,包括銀保監會內蒙古監管局黨委委員賈奇珍、廣西銀保監局黨委原副書記趙汝林等。一些被認為已“安全著陸”的官員亦受懲處,比如證監會山東監管局原局長徐鐵在被開除黨籍時已到齡退休6年。

清華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過勇表示,上述金融“大鱷”“內鬼”集中落馬有其深刻社會背景。比如,近年來金融領域出現一些亂象,它們看似是創新,實則不僅未對實體經濟產生強有力支撐,反而帶來風險,甚至成為套取國家和個人資產的工具,演變為滋生腐敗的溫床。

“通過重拳反腐對金融領域亂象和一些歷史問題進行糾正清理,不僅有利于凈化政治和行業生態,也有利于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尤其是金融風險。”過勇說。

落馬共性:吃金融靠金融

金融腐敗涉及的范圍廣、鏈條長、方式復雜,隱蔽性和傳染性都較強。記者梳理官方通報信息發現,“吃金融靠金融”成為一些落馬官員的共性。比如,顧國明被指把“把國家托付管理的金融資源當做交易籌碼,與不法商人沆瀣一氣”;李楊勇被指“利用手中掌握的金融資源謀取私利”。

多份通報甚至直接點出,官員落馬與審批權密切相關,有人已從金融監管者淪為風險制造者。比如,趙汝林被指“違規審批金融機構”;中國工商銀行重慶市分行原副行長謝明被指“直接插手、干預信貸項目審批”“嚴重破壞任職金融機構的政治生態”。

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偉認為,上述通報顯示金融腐敗基本上并未因涉事人員行政層級或事發地域的變化而表現出非常顯著的實質性差異,用審批等金融資源做利益交換成為共性特征,這不僅表明金融領域存在一些系統性漏洞或風險,也表明金融腐敗分布較廣,呈現抱團腐敗等復雜特點和趨勢,需持續加以清理。

“金融審批事項往往與監管、信貸、證券等密切相關,與其他行業相比,資金體量往往更大,監管者更容易被‘圍獵’。要解決這一難題,必須深入推進金融體制改革。”莊德水說。

聯合辦案:制度優勢更明顯

從已受到黨紀政務處分的李楊勇、徐鐵,到近期接受審查調查的農行陜西分行原黨委副書記程錦前、匯達資產托管公司黨委書記陶曉峰,很多落馬官員都由中央一級金融單位派駐紀檢監察組和地方紀委監委聯合查處,成為反腐制度改革的一大亮點。

“自中管金融機構紀委改設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紀檢監察組之后,其‘探頭’作用更突出,辦案獨立性增強,制度優勢更明顯。”過勇表示。

考慮到很多金融機構實行垂直管理,但其業務開展往往和各地方聯系密切,過勇認為由派駐紀檢監察組和地方紀委監委聯合辦案,可彌補原來辦案力量和發現問題的力量均不足的問題,提高辦案效率,推動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為治理效能。

此外,派駐紀檢監察組本身也在加強內部制度建設。比如,為進一步整治金融“土特產”問題,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出臺名貴特產特殊資源清單和會管單位名貴特產特殊資源清單。清單之中既包括高端信用卡、紀念幣(鈔)等有形的“特產”,又包括可獲利內部信息和機會等無形的“資源”。

“上述努力旨在抓早抓小,防止干部由小問題拖成大問題,是預防金融腐敗的有益嘗試,也是重要的制度創新。”宋偉說。

他建議,圍繞制度建設,未來可考慮出臺針對金融領域從業者尤其是領導干部的監督檢查規范,以加強金融監管,尤其是健全對監管者的監督,助力凈化金融生態。


責任編輯:李政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cf游戏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