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寰球視野\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穩固(上)

2020-06-03 04:24:17大公報 作者:鄂志寰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香港與內地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為香港金融市場應對外部沖擊提供了內在穩定器

  2020年以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國際貿易投資活動停滯,全球經濟面臨新一輪大蕭條的威脅,企業倒閉和失業攀升加劇社會動蕩。部分美歐政客為掩飾自身應對疫情不力,祭起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大旗甩鍋中國。特朗普把香港作為中美貿易戰的棋子,以港區國安法為由宣布采取行動取消香港一系列特殊待遇,包括美國與香港協議、引渡條約、軍民兩用產品的技術管制等方面。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在經受中美貿易戰和修例風波持續發酵的雙重壓力后,又將面臨美國可能出臺金融制裁引發的外部沖擊。\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 鄂志寰博士

  從發展歷史來看,“一國兩制”下香港良好的營商環境及市場效率,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持續提升的現實基礎;發揮“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獨特優勢,滿足內地各類企業不斷上升的融資需求,是推動香港經濟保持長期繁榮穩定、金融市場加快發展的強大動力。這兩大支柱共同定義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長期發展的內在邏輯。這一獨特性是此前的社會動蕩和可能到來的美國金融制裁所無法摧毀的。

  一、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的內在邏輯

  過去二十到三十年間,香港金融業整體規模和結構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回歸以來,香港實現了由區域性金融中心向全球領先金融中心的跨越。

  “九層之臺,起于累土”。香港金融中心跨越式發展有兩大支柱,其一是香港良好的營商環境、簡單低稅制、資金自由港、與西方接軌的司法制度、金融監管高效及最自由經濟體等制度優勢;其二是內地與香港不斷增強的經濟貿易聯系。二者有機結合保證了香港經濟長期穩定,推動香港持續提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亦是當前香港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競爭力、應對外部挑戰的制勝之道。

  從國際經驗來看,能否建成國際金融中心取決于三個主要因素:人才、監管環境及市場流動性等。

  首先,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是金融中心發展成熟與否的重要指標,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形成過程較為復雜,需要多項因素長年累積發揮作用。香港長期保持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系排名,資本自由進出,沒有任何投資限制,與主要金融市場及各國客戶保持著自由便捷的聯系。上世紀七十年代,香港抓住經濟金融全球化的機遇,取消外匯管制、黃金管制和放寬銀行管制,成為歐美金融機構在亞太區從事金融活動的重要節點。香港在亞太時區完整對接國際金融市場及各類投資者,蓄八方之水,積累成為香港金融市場源源不絕的流動性池塘。香港吸引數千家跨國公司設立地區總部和地區辦事處,形成強大的客戶和業務基礎。

  過去三十年內地經濟規模的快速成長是香港金融中心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最大動力。九十年代香港積極吸引內地企業來港上市集資,把香港資本市場提升到新的層次;過去十余年,香港抓住人民幣國際化的趨勢,大力擴展離岸人民幣業務,成為歷史最久、規模最大、運作最為規范的離岸人民幣樞紐。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世界經濟重心轉向新興市場,亞洲成為世界財富增長最快的地區之一,為把握時機進一步發展基金及資產管理業,特區政府提供合適的法律及監管框架、清晰而又具有競爭力的稅務環境,吸引更多不同種類的基金公司以香港作為基地,擴展基金業務的種類及范圍,提升香港作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的地位。香港作為亞太區的國際投資管理中心,流出及流入本港的直接投資占GDP比率甚高,其金融服務需求日益增長。

  就人才層面而言,多年來,香港實行開放高效的人才政策和不妨礙商業活動的勞動法例,大力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金融人才和專業服務人才。世界經濟論壇(WEF)和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研究發現,香港的優秀人才在亞太區各主要經濟體中處于領先地位,全港逾20萬名金融從業人員和數以萬計的專業會計師、律師、大律師及信息科技專家,很多都是高層次的國際專才,擁有豐富的國際經驗,隨時提供金融技術和專業支持。香港吸引大批海外優秀人才,保持了金融業的競爭力。香港政府數據顯示,近年香港金融業的從業人員增加超過30%,是吸納及引進最多人才的行業之一;與此同時,法律、會計、核數和信息科技等專業人才增加了近50%,為香港金融中心及其他專業服務業發展提供了人才支撐。吸引優秀人才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重要競爭要素。

  從監管體制及機制看,香港擁有嚴格規范及符合國際標準的監管環境。國際金融監管是涉及法律體系、監管架構、經濟政策和監管成本等諸多方面的系統工程。香港以普通法為主體的法律架構靈活透明,可以大限度地維持市場公平及具有較高效率,有利于金融創新和發展;現有金融監管架構及其嚴格監管方式不會削弱,反而有助于增強競爭能力;特區政府經濟政策具有靈活性,隨客觀環境變化及時調整能力;行政管理體系有利于商業活動以及金融監管成本相對較低。在亞太區主要經濟體中居于領先地位的監管環境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非常重要的競爭優勢。

  香港的商業基礎設施成熟度較高,營商環境高度開放和公平公正,企業和個人稅制簡單透明并具效率,鼓勵商業發展和引進投資,培養大批融合東西方文化并配有較強的英文能力的專業人員。這些因素互相關聯、相輔相成,形成良性循環,確保市場力量能發揮最大效能,推動香港金融中心從區域走向全球。

  總體而言,隨著內地經濟起飛并不斷增強與香港的經濟及貿易聯系,大量內地企業赴港融資上市,激發了香港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的獨特優勢,香港新股上市集資連續多年保持全球領先,推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體系結構由銀行業主導轉向資本市場主導,奠定了全球領先金融中心的核心地位。當然,與金融中心重要性同步提升的營運成本和生活成本等,在長期內逐漸侵蝕金融市場競爭力,必須從根本上尋求解決之道。

  二、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受到實體經濟減速的挑戰

  中美貿易戰、修例風波持續發酵和新冠疫情對香港經濟產生了由外部到內部的三重沖擊。新冠疫情導致全球主要經濟體的經濟活動停頓,旅游、酒店、航空、餐飲和零售業等大受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今年全球、美國和歐元區經濟的預測分別是下跌3%、5.9%及7.5%,并表示可能再次下調。

  高度外向型的香港經濟再度面臨衰退的威脅,特區政府預測今年經濟增長介乎-4%至-7%,收縮幅度可能超過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5.9%的紀錄跌幅。

  香港實體經濟舉步維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金融市場表現。而中美貿易戰及美國極限施壓長遠可能打擊國際投資者對香港金融市場的信心,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帶來新的挑戰。

  2018年以來,全球化退潮帶來中美貿易摩擦的持續深化,對香港出口和轉口均產生巨大影響。中美在關稅及貿易方面的摩擦引發全球貿易環境的進一步調整,美國和中國內地是香港兩個最大的經濟和貿易伙伴,是香港外需的重要組成部分,二者之間的貿易爭端必然影響香港相關的進出口和轉口企業的業務和盈利增長,同時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巨大不確定性引發了全球范圍的金融市場動蕩,沖擊香港商業和投資信心,加劇香港實體經濟所面臨的下行壓力。

  從回歸二十二年香港經濟發展進程看,作為高度開放小型經濟體的典型代表,香港經濟運行的突出特征表現為外需主導經濟增長,極易受到全球經濟波動的影響。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全球經濟復蘇動力長期不足,香港經濟面臨巨大下行壓力。此外,香港經濟存在產業結構固化,服務業外向化和貨幣政策的非獨立性等結構性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經濟波動的風險。

  近年來,香港呈現經濟轉型困難期和社會矛盾凸顯期及外部沖擊加劇期三期迭加,經濟增長動力不足。香港經濟下滑及內外部環境的變化對香港金融中心發展構成新的挑戰。

  三、香港金融市場仍表現出較強的系統穩定性

  實體經濟舉步維艱,影響香港金融市場信心,但從2019全年看,香港金融中心仍然能夠正常運作,表現出一定的抗沖擊性和韌性。其主要原因在于:

  首先,香港金融市場具有離岸特征,內地企業占港股市值和交易量的70%左右,只要內地經濟保持穩定增長,港股對全球投資者仍具吸引力。2019年,香港IPO保持了全球領先的地位。顯然,香港仍是內地企業國際化發展和國際企業走進中國內地的主要平臺。同時,香港銀行體系的總資產超過21萬億港元,約為香港GDP的8.5倍,銀行業貸款超過半數為非本地貸款,本地經濟表現對銀行業影響有限。

  其次,港元利率和匯率大致維持穩定,銀行體系總結余保持基本穩定,沒有出現大規模資金外流。近期港元拆息高于美元拆息,港元匯率接近強方水平。

  第三,香港恒生指數估值相對偏低,市盈率值只有10倍左右,對國際投資者仍較具影響力。

  第四,與1997、1998年和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相比,目前香港金融市場基礎更為穩健,金融體系運作透明度高和監管水平嚴謹,外匯儲備和政府財政儲備充裕,貨幣基礎過萬億,港股市值超過30萬億,均有助抵御短期因素沖擊。

  第五,香港與內地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為香港金融市場應對外部沖擊提供了內在穩定器,近年來,與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相配合,內地相繼推出了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和基金互認等機制,推動制度銜接和政策融通,兩地金融市場聯通為香港金融和專業服務業提供了更大的發展空間,也有助于香港金融市場抵御外部沖擊,保持市場的基本穩定。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cf游戏赚钱吗 广东快乐20选8走势图 股市走势技术分析 内蒙古赤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市这么坑还有人炒股 韩国快乐8基本走势图 青海11选五今天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同花配资 香港马免费、资料 赛车pk10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