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小公園 > 正文

?雁南飛/生 日/楊勁松

2020-02-28 04:23:5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昨天是我陽曆生日,與我同一天生日的還有光照、雪兒、安娜、冰冰等,還有在今天生日的張暴默大姐。離開父母去南京讀大學之前,我一直過農曆生日,進了大學才發現班上同學以過陽曆生日與農曆生日分成了兩派,大城市同學只過陽曆。那時,星座文化尚未侵入我們生活,我在農曆與陽曆生日中遊走,如今也就是在雙魚與寶瓶之間徜徉。

  今年農曆生日早於陽曆,那天南京的雪終於飄起來了。早上父母還擔心風雪會錯過南京,因為我下凡的那一天,天降大雪。小時候我第一次看《洪湖赤衛隊》,韓英唱到那天大雪紛紛下我娘生我在船艙時,我淚如雨下,我認為唱的就是我。我沒生在漁船上,外婆找的接生婆,我出生在家裏,儘管當年老家的人民醫院已有了婦產科。我是油性皮膚,母親說這是因為我生在正月裏,不能天天給我洗澡。母親給我取名直接用了毛澤東詩詞“暮色蒼??磩潘?rdquo;,她閨密們生的孩子不管男女都取名“勁松”。我長大后覺得此名太過直白,改個字,比如“巖松”“青松”就顯得更有文化,母親說直接叫“勁松”。

  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生日從簡。我姐用抖音發來了外甥的女兒精心排練的祝賀節目,早餐是母親下的麵條,北京是很少吃到南方細堿麵,我將蔥油拌麵與炸醬麵進行了融合,我說這道麵叫做“想念北京”。節前離京早,最近想念此刻在京的至愛親朋,更惦記我北京家裏智能電卡的存量能否堅持到疫情告捷那天!在朋友圈發現于正老師和我同天農曆生日,他一人在橫店劇組做了三菜一湯,孤獨出藝術。我給光照發了生日祝福,他與我同年同月同日生,他那天都忘了自己的農曆生日,他說還在臺北,暫時回不了上海。我說我們都因為這疫情爭留在了原鄉。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cf游戏赚钱吗